• <acronym id="qpokn"></acronym>
    <acronym id="qpokn"></acronym>

        1. <optgroup id="qpokn"></optgroup>
        2. <track id="qpokn"></track>

                1. 新聞動態

                  您當前所在位置:首頁 > 新聞動態 > 最新動態最新動態

                  張軍釗導演的《一個和八個》

                  作者:admin 來源: 日期:2018-6-11 14:07:32 人氣:0 標簽:原創:非常道電影

                  早上起來刷微博,刷到了“第五代”導演張軍釗去世的消息,張導一路走好!作為導演身后留下的作品將為后人稱頌,就像軍釗導演的這部“第五代”開山之作《一個和八個》。


                  抗日時期,華北地區遍地烽火,中共領導下的八路軍面對著敵人的步步緊逼勉力周旋。指導員王金本來從事敵后工作,因叛徒陷害而遭到組織懷疑,被和三名土匪、三名逃兵、一名奸細以及一名投毒犯放在一起關押。

                  王金求助鋤奸科長許志重新查明自己的案情,但各部隊失去聯系,后有日軍追兵,許志無法證明王金的清白。

                  在王金和其他八名犯人的交往中,他用剛正忠誠的人格魅力打動了土匪頭目大禿子,以及逃兵中的老大哥老萬頭。不久,部隊陷入日軍包圍,許志身負重傷,王金等人以待罪之身迎擊日寇。

                  第五代發軔之作《一個和八個》

                  張軍釗這個名字在“78班”中與兩件事情密切掛鉤,經常被大家惦記。一件事是他從新疆來到北京,四年后去了沒人愿意去的廣西,沒半年就拍出了《一個和八個》,成為當代電影史中被濃墨重彩描繪的一筆。另一件事更值得稱道,1980年夏天導演系同學到大連某部隊深入生活,療養院播音室的一位女戰士和張軍釗“私訂終身”,這位女戰士后來成為張軍釗的夫人,也是78班同學們的伙伴?!昂媚袃褐驹谒姆健钡钠橇εc天造地設的好姻緣就是這樣不期然地相遇。


                  1977年恢復高考,電影學院并沒有招生,所以當時也不知道能報電影學院,報的是普通的文科大學。電影是在很早就開始熱愛的,但是原來是沒有這么一個專門學電影的地方供你選擇。后來就在張軍釗準備報考文科大學的時候,特偶然的機會看到《人民日報》上登的一則消息:“北京電影學院招生”,一看,立馬決定要報電影學院。在這里面其實有很多曲折,不知道要考什么內容,也不知道有什么專業,張軍釗就寫給電影學院老師一封信,向他們咨詢像張軍釗這樣的情況適合報什么系。張軍釗那時參軍復員以后是在當地的影劇院工作,大量時間看電影和戲劇,有點像自學。但是具體是搞導演,還是編劇,還是演員,什么也不懂,但特別堅定的一個信念就是要搞電影。


                  后來接到電影學院老師的回信,表示張軍釗其實適合考電影文學系,可是當時電影學院還沒有設文學系,說讓張軍釗在自己的實踐中創作,其實就是把張軍釗否定了,后來連招生簡章都沒有給張軍釗寄來。很有戲劇性的是,張軍釗有一個朋友,他比張軍釗小,是應屆畢業生,他開玩笑似的到電影學院要簡章,結果要到了,但是他又不想去,結果就讓給張軍釗。當時如果沒有朋友的這個報考表格,也許張軍釗就不會和電影學院有什么后文了。想起來真是有意思,冥冥之中幫助了張軍釗。


                  原來自己看電影喜歡總結一些東西,沒有老師指點也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后來到了學校后就可以印證自己總結的東西到底對不對。另外,張軍釗覺得電影學院區別于別的學校最好的一點是無比自由的氛圍。老師對張軍釗更多的是啟發,而不是像戲劇學院那樣正規,所以當時說“電影學院出導演,戲劇學院出表演”。西方電影一下子進入后,老師和張軍釗幾乎是同時開始接受這種新的電影觀念,“教學相長”??赡苷沁@種自由馳騁的感覺給了張軍釗反傳統、革新的勇氣,所以后來《一個和八個》的出現與學校培養出來的東西是分不開的,像長在身上一樣。原來和電影毫無關系,到電影學院以后如饑似渴地需要借鑒大量的東西,特別是和壯壯、凱歌他們這些電影世家的孩子比起來,張軍釗的電影基礎就比較薄弱。那時看東西比較雜,哪怕這個片子有一丁點值得學習都記下來。張軍釗實際借鑒的是一個龐大的體系,各種片子的影響都有,具體到哪一部影片倒是很難說清楚了。

                  畢業“捆綁”去了廣西廠當時比較普遍的情況是各個系的人配置到一塊兒分別組成幾個拍攝小組拍短片。當時覺得五六個導演在一起弄一個片子特別容易混亂,也很難統一意見,所以積極性不是很高。就在這時候司徒兆敦老師跟張軍釗說,電視劇制作中心那邊有一個電視劇可以拍,不是膠片是電視短片,問張軍釗是否愿意去,就沒跟他們在一塊兒,一個人去拍了。這個片子叫《路》,剪完后一個小時多一點兒,主演是周里京。


                  “第五代”剛出來的時候,大家好像把張軍釗老弄混,當時經常出現吳子牛的照片,文字上說的是張軍釗??赡艽蠹矣X得這幫人的模樣都挺像的。張軍釗的胡子是一畢業就留的,也不是特意留的,就是因為人比較懶,每天刮胡子是很麻煩的事情。后來張軍釗發現他們班的好幾個人,比如田壯壯、凱歌、吳子牛當時都胡子拉碴的,不修邊幅的樣子??赡茏鲞@個行當對生活本質的東西看的比較重,相反不太注意外在的東西。

                  畢業分配的情況很嚴峻。但是當時的情況是北京的學生都不一定能留在北京,外地學生就更別想了。張軍釗是從新疆考過來的,但是新疆天山電影制片廠當時沒有指標,張軍釗不會回去,到哪兒都一樣。張軍釗當時比較想去瀟湘廠,老師找張軍釗談話希望他去廣西廠,張軍釗雖然心里有看法最終還是服從分配去了。當時已經確定的有攝影系張藝謀、肖風,美術系何群,他們找到張軍釗說已經定下來幾個人要去廣西了,一定讓張軍釗去,說否則就沒有一個導演,整個組不完整,意思是張軍釗幾個今后就綁一塊兒了,互相照顧干點事情出來。結果“綁一塊兒”的這幾個人拍出了《一個和八個》。



                  本文網址:http://www.dronesph.com/show.asp?id=109